草莓苹果丝瓜黄瓜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景倾歌一下子眼泪掉出来了,她从刚刚就一直忍着没哭,可是听到他的呢喃,她便再也忍不住。

真是个傻子,明明不是他的错,他只是生病了,谁都不想生病的,这几天她守着他的时候就在想,在过去的十几年里,他一个人默默承受着这一切,就算是再强大的心理承受力,也会觉得孤单难过吧。

她想起来他之前说,有她在身边,他就很少做噩梦了,她当时并没有在意,直到这几日才想通,所以他和她一样,在过去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他都夜不能寐,没办法深入睡眠,怕自己会突然发病,怕自己会伤害到自己亲近的人……

这个傻子!

什么都不和她说!

……

景倾歌轻轻抬手,覆在他扇红的脸颊上,眼睛里的湿意更加浓烈了,一颗颗滚烫的泪珠簌簌落下,砸碎在他的手背上,几乎要把他的手背给灼伤了。

季亦承肩膀微颤,湿润的眼睛里染着悲伤的颜色,就像个做了错事的小男孩,却带着些许的委屈,只给她一人看的委屈。

景倾歌嘴角一软,想要朝他笑,却发现自己笑得有些苦涩,可能笑得比哭还要难看,便不笑了。

“季亦承,为什么都不跟我说,生病了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季亦承喉口顿顿的动了一下,却有些哑然。

花 · 容月貌

“还记得我上次和说的吗,相爱的人是要患难与共的,我已经答应要做的妻子了,在未来很长很长的一段岁月里,我要和一起走下去,笑所笑,悲所悲。”

景倾歌声音哽咽,眼翦轻扇,又淌落了一道泪痕,“如果那晚没有发病,是不是就打算一直不和我说?”

“嗯。”季亦承直直的看她,如果可以,他宁愿她一辈子都不要知道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怕……”季亦承也哽了声音,甚至有些木然的摇了摇头,他怕所有未知的一切,怕他会带给她伤害,怕她会离开……

心脏深处的某个破碎缺口,又隐隐扯痛了一下,泛开钝钝的生疼,这种疼痛,在曾经的每个夜晚都疯狂的蔓延着。

……

景倾歌看不懂他此刻的眼神,可是又好像看得懂,她一直都知道他的不安,对任何事都狂傲冷冽,却唯独对于他们的爱情有着患得患失。

“季亦承,我说过,我不会离开。”景倾歌微微挽起唇角,眸眼坚定,“如今我知道生病了,我就更不会离开。”

季亦承心口酸涩,曾经他一度以为,这辈子他都不会哭的,更不会为了女人流泪,可是,眼前这个叫景倾歌的女孩,却让他一度落泪。

“倾宝儿,说的。”季亦承眼睛里泛开薄光。

“我好像没有和说,那天在米兰广场我许下的愿望是,要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
景倾歌更紧扣住了他的大手,交叠在一起的十指,还有那两枚相互映衬的钻戒,都铭记了此刻相爱一生的承诺。

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景倾歌一下子眼泪掉出来了,她从刚刚就一直忍着没哭,可是听到他的呢喃,她便再也忍不住。

真是个傻子,明明不是他的错,他只是生病了,谁都不想生病的,这几天她守着他的时候就在想,在过去的十几年里,他一个人默默承受着这一切,就算是再强大的心理承受力,也会觉得孤单难过吧。

她想起来他之前说,有她在身边,他就很少做噩梦了,她当时并没有在意,直到这几日才想通,所以他和她一样,在过去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他都夜不能寐,没办法深入睡眠,怕自己会突然发病,怕自己会伤害到自己亲近的人……

这个傻子!

什么都不和她说!

……

景倾歌轻轻抬手,覆在他扇红的脸颊上,眼睛里的湿意更加浓烈了,一颗颗滚烫的泪珠簌簌落下,砸碎在他的手背上,几乎要把他的手背给灼伤了。

季亦承肩膀微颤,湿润的眼睛里染着悲伤的颜色,就像个做了错事的小男孩,却带着些许的委屈,只给她一人看的委屈。

景倾歌嘴角一软,想要朝他笑,却发现自己笑得有些苦涩,可能笑得比哭还要难看,便不笑了。

“季亦承,为什么都不跟我说,生病了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季亦承喉口顿顿的动了一下,却有些哑然。

“还记得我上次和说的吗,相爱的人是要患难与共的,我已经答应要做的妻子了,在未来很长很长的一段岁月里,我要和一起走下去,笑所笑,悲所悲。”

景倾歌声音哽咽,眼翦轻扇,又淌落了一道泪痕,“如果那晚没有发病,是不是就打算一直不和我说?”

“嗯。”季亦承直直的看她,如果可以,他宁愿她一辈子都不要知道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怕……”季亦承也哽了声音,甚至有些木然的摇了摇头,他怕所有未知的一切,怕他会带给她伤害,怕她会离开……

心脏深处的某个破碎缺口,又隐隐扯痛了一下,泛开钝钝的生疼,这种疼痛,在曾经的每个夜晚都疯狂的蔓延着。

……

景倾歌看不懂他此刻的眼神,可是又好像看得懂,她一直都知道他的不安,对任何事都狂傲冷冽,却唯独对于他们的爱情有着患得患失。

“季亦承,我说过,我不会离开。”景倾歌微微挽起唇角,眸眼坚定,“如今我知道生病了,我就更不会离开。”

季亦承心口酸涩,曾经他一度以为,这辈子他都不会哭的,更不会为了女人流泪,可是,眼前这个叫景倾歌的女孩,却让他一度落泪。

“倾宝儿,说的。”季亦承眼睛里泛开薄光。

“我好像没有和说,那天在米兰广场我许下的愿望是,要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
景倾歌更紧扣住了他的大手,交叠在一起的十指,还有那两枚相互映衬的钻戒,都铭记了此刻相爱一生的承诺。

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景倾歌一下子眼泪掉出来了,她从刚刚就一直忍着没哭,可是听到他的呢喃,她便再也忍不住。

真是个傻子,明明不是他的错,他只是生病了,谁都不想生病的,这几天她守着他的时候就在想,在过去的十几年里,他一个人默默承受着这一切,就算是再强大的心理承受力,也会觉得孤单难过吧。

她想起来他之前说,有她在身边,他就很少做噩梦了,她当时并没有在意,直到这几日才想通,所以他和她一样,在过去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他都夜不能寐,没办法深入睡眠,怕自己会突然发病,怕自己会伤害到自己亲近的人……

这个傻子!

什么都不和她说!

……

景倾歌轻轻抬手,覆在他扇红的脸颊上,眼睛里的湿意更加浓烈了,一颗颗滚烫的泪珠簌簌落下,砸碎在他的手背上,几乎要把他的手背给灼伤了。

季亦承肩膀微颤,湿润的眼睛里染着悲伤的颜色,就像个做了错事的小男孩,却带着些许的委屈,只给她一人看的委屈。

景倾歌嘴角一软,想要朝他笑,却发现自己笑得有些苦涩,可能笑得比哭还要难看,便不笑了。

“季亦承,为什么都不跟我说,生病了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季亦承喉口顿顿的动了一下,却有些哑然。

“还记得我上次和说的吗,相爱的人是要患难与共的,我已经答应要做的妻子了,在未来很长很长的一段岁月里,我要和一起走下去,笑所笑,悲所悲。”

景倾歌声音哽咽,眼翦轻扇,又淌落了一道泪痕,“如果那晚没有发病,是不是就打算一直不和我说?”

“嗯。”季亦承直直的看她,如果可以,他宁愿她一辈子都不要知道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怕……”季亦承也哽了声音,甚至有些木然的摇了摇头,他怕所有未知的一切,怕他会带给她伤害,怕她会离开……

心脏深处的某个破碎缺口,又隐隐扯痛了一下,泛开钝钝的生疼,这种疼痛,在曾经的每个夜晚都疯狂的蔓延着。

……

景倾歌看不懂他此刻的眼神,可是又好像看得懂,她一直都知道他的不安,对任何事都狂傲冷冽,却唯独对于他们的爱情有着患得患失。

“季亦承,我说过,我不会离开。”景倾歌微微挽起唇角,眸眼坚定,“如今我知道生病了,我就更不会离开。”

季亦承心口酸涩,曾经他一度以为,这辈子他都不会哭的,更不会为了女人流泪,可是,眼前这个叫景倾歌的女孩,却让他一度落泪。

“倾宝儿,说的。”季亦承眼睛里泛开薄光。

“我好像没有和说,那天在米兰广场我许下的愿望是,要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
景倾歌更紧扣住了他的大手,交叠在一起的十指,还有那两枚相互映衬的钻戒,都铭记了此刻相爱一生的承诺。

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景倾歌一下子眼泪掉出来了,她从刚刚就一直忍着没哭,可是听到他的呢喃,她便再也忍不住。

真是个傻子,明明不是他的错,他只是生病了,谁都不想生病的,这几天她守着他的时候就在想,在过去的十几年里,他一个人默默承受着这一切,就算是再强大的心理承受力,也会觉得孤单难过吧。

她想起来他之前说,有她在身边,他就很少做噩梦了,她当时并没有在意,直到这几日才想通,所以他和她一样,在过去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他都夜不能寐,没办法深入睡眠,怕自己会突然发病,怕自己会伤害到自己亲近的人……

这个傻子!

什么都不和她说!

……

景倾歌轻轻抬手,覆在他扇红的脸颊上,眼睛里的湿意更加浓烈了,一颗颗滚烫的泪珠簌簌落下,砸碎在他的手背上,几乎要把他的手背给灼伤了。

季亦承肩膀微颤,湿润的眼睛里染着悲伤的颜色,就像个做了错事的小男孩,却带着些许的委屈,只给她一人看的委屈。

景倾歌嘴角一软,想要朝他笑,却发现自己笑得有些苦涩,可能笑得比哭还要难看,便不笑了。

“季亦承,为什么都不跟我说,生病了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季亦承喉口顿顿的动了一下,却有些哑然。

“还记得我上次和说的吗,相爱的人是要患难与共的,我已经答应要做的妻子了,在未来很长很长的一段岁月里,我要和一起走下去,笑所笑,悲所悲。”

景倾歌声音哽咽,眼翦轻扇,又淌落了一道泪痕,“如果那晚没有发病,是不是就打算一直不和我说?”

“嗯。”季亦承直直的看她,如果可以,他宁愿她一辈子都不要知道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怕……”季亦承也哽了声音,甚至有些木然的摇了摇头,他怕所有未知的一切,怕他会带给她伤害,怕她会离开……

心脏深处的某个破碎缺口,又隐隐扯痛了一下,泛开钝钝的生疼,这种疼痛,在曾经的每个夜晚都疯狂的蔓延着。

……

景倾歌看不懂他此刻的眼神,可是又好像看得懂,她一直都知道他的不安,对任何事都狂傲冷冽,却唯独对于他们的爱情有着患得患失。

“季亦承,我说过,我不会离开。”景倾歌微微挽起唇角,眸眼坚定,“如今我知道生病了,我就更不会离开。”

季亦承心口酸涩,曾经他一度以为,这辈子他都不会哭的,更不会为了女人流泪,可是,眼前这个叫景倾歌的女孩,却让他一度落泪。

“倾宝儿,说的。”季亦承眼睛里泛开薄光。

“我好像没有和说,那天在米兰广场我许下的愿望是,要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
景倾歌更紧扣住了他的大手,交叠在一起的十指,还有那两枚相互映衬的钻戒,都铭记了此刻相爱一生的承诺。

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景倾歌一下子眼泪掉出来了,她从刚刚就一直忍着没哭,可是听到他的呢喃,她便再也忍不住。

真是个傻子,明明不是他的错,他只是生病了,谁都不想生病的,这几天她守着他的时候就在想,在过去的十几年里,他一个人默默承受着这一切,就算是再强大的心理承受力,也会觉得孤单难过吧。

她想起来他之前说,有她在身边,他就很少做噩梦了,她当时并没有在意,直到这几日才想通,所以他和她一样,在过去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他都夜不能寐,没办法深入睡眠,怕自己会突然发病,怕自己会伤害到自己亲近的人……

这个傻子!

什么都不和她说!

……

景倾歌轻轻抬手,覆在他扇红的脸颊上,眼睛里的湿意更加浓烈了,一颗颗滚烫的泪珠簌簌落下,砸碎在他的手背上,几乎要把他的手背给灼伤了。

季亦承肩膀微颤,湿润的眼睛里染着悲伤的颜色,就像个做了错事的小男孩,却带着些许的委屈,只给她一人看的委屈。

景倾歌嘴角一软,想要朝他笑,却发现自己笑得有些苦涩,可能笑得比哭还要难看,便不笑了。

“季亦承,为什么都不跟我说,生病了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季亦承喉口顿顿的动了一下,却有些哑然。

“还记得我上次和说的吗,相爱的人是要患难与共的,我已经答应要做的妻子了,在未来很长很长的一段岁月里,我要和一起走下去,笑所笑,悲所悲。”

景倾歌声音哽咽,眼翦轻扇,又淌落了一道泪痕,“如果那晚没有发病,是不是就打算一直不和我说?”

“嗯。”季亦承直直的看她,如果可以,他宁愿她一辈子都不要知道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怕……”季亦承也哽了声音,甚至有些木然的摇了摇头,他怕所有未知的一切,怕他会带给她伤害,怕她会离开……

心脏深处的某个破碎缺口,又隐隐扯痛了一下,泛开钝钝的生疼,这种疼痛,在曾经的每个夜晚都疯狂的蔓延着。

……

景倾歌看不懂他此刻的眼神,可是又好像看得懂,她一直都知道他的不安,对任何事都狂傲冷冽,却唯独对于他们的爱情有着患得患失。

“季亦承,我说过,我不会离开。”景倾歌微微挽起唇角,眸眼坚定,“如今我知道生病了,我就更不会离开。”

季亦承心口酸涩,曾经他一度以为,这辈子他都不会哭的,更不会为了女人流泪,可是,眼前这个叫景倾歌的女孩,却让他一度落泪。

“倾宝儿,说的。”季亦承眼睛里泛开薄光。

“我好像没有和说,那天在米兰广场我许下的愿望是,要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
景倾歌更紧扣住了他的大手,交叠在一起的十指,还有那两枚相互映衬的钻戒,都铭记了此刻相爱一生的承诺。

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景倾歌一下子眼泪掉出来了,她从刚刚就一直忍着没哭,可是听到他的呢喃,她便再也忍不住。

真是个傻子,明明不是他的错,他只是生病了,谁都不想生病的,这几天她守着他的时候就在想,在过去的十几年里,他一个人默默承受着这一切,就算是再强大的心理承受力,也会觉得孤单难过吧。

她想起来他之前说,有她在身边,他就很少做噩梦了,她当时并没有在意,直到这几日才想通,所以他和她一样,在过去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他都夜不能寐,没办法深入睡眠,怕自己会突然发病,怕自己会伤害到自己亲近的人……

这个傻子!

什么都不和她说!

……

景倾歌轻轻抬手,覆在他扇红的脸颊上,眼睛里的湿意更加浓烈了,一颗颗滚烫的泪珠簌簌落下,砸碎在他的手背上,几乎要把他的手背给灼伤了。

季亦承肩膀微颤,湿润的眼睛里染着悲伤的颜色,就像个做了错事的小男孩,却带着些许的委屈,只给她一人看的委屈。

景倾歌嘴角一软,想要朝他笑,却发现自己笑得有些苦涩,可能笑得比哭还要难看,便不笑了。

“季亦承,为什么都不跟我说,生病了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季亦承喉口顿顿的动了一下,却有些哑然。

“还记得我上次和说的吗,相爱的人是要患难与共的,我已经答应要做的妻子了,在未来很长很长的一段岁月里,我要和一起走下去,笑所笑,悲所悲。”

景倾歌声音哽咽,眼翦轻扇,又淌落了一道泪痕,“如果那晚没有发病,是不是就打算一直不和我说?”

“嗯。”季亦承直直的看她,如果可以,他宁愿她一辈子都不要知道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怕……”季亦承也哽了声音,甚至有些木然的摇了摇头,他怕所有未知的一切,怕他会带给她伤害,怕她会离开……

心脏深处的某个破碎缺口,又隐隐扯痛了一下,泛开钝钝的生疼,这种疼痛,在曾经的每个夜晚都疯狂的蔓延着。

……

景倾歌看不懂他此刻的眼神,可是又好像看得懂,她一直都知道他的不安,对任何事都狂傲冷冽,却唯独对于他们的爱情有着患得患失。

“季亦承,我说过,我不会离开。”景倾歌微微挽起唇角,眸眼坚定,“如今我知道生病了,我就更不会离开。”

季亦承心口酸涩,曾经他一度以为,这辈子他都不会哭的,更不会为了女人流泪,可是,眼前这个叫景倾歌的女孩,却让他一度落泪。

“倾宝儿,说的。”季亦承眼睛里泛开薄光。

“我好像没有和说,那天在米兰广场我许下的愿望是,要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
景倾歌更紧扣住了他的大手,交叠在一起的十指,还有那两枚相互映衬的钻戒,都铭记了此刻相爱一生的承诺。

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景倾歌一下子眼泪掉出来了,她从刚刚就一直忍着没哭,可是听到他的呢喃,她便再也忍不住。

真是个傻子,明明不是他的错,他只是生病了,谁都不想生病的,这几天她守着他的时候就在想,在过去的十几年里,他一个人默默承受着这一切,就算是再强大的心理承受力,也会觉得孤单难过吧。

她想起来他之前说,有她在身边,他就很少做噩梦了,她当时并没有在意,直到这几日才想通,所以他和她一样,在过去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他都夜不能寐,没办法深入睡眠,怕自己会突然发病,怕自己会伤害到自己亲近的人……

这个傻子!

什么都不和她说!

……

景倾歌轻轻抬手,覆在他扇红的脸颊上,眼睛里的湿意更加浓烈了,一颗颗滚烫的泪珠簌簌落下,砸碎在他的手背上,几乎要把他的手背给灼伤了。

季亦承肩膀微颤,湿润的眼睛里染着悲伤的颜色,就像个做了错事的小男孩,却带着些许的委屈,只给她一人看的委屈。

景倾歌嘴角一软,想要朝他笑,却发现自己笑得有些苦涩,可能笑得比哭还要难看,便不笑了。

“季亦承,为什么都不跟我说,生病了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季亦承喉口顿顿的动了一下,却有些哑然。

“还记得我上次和说的吗,相爱的人是要患难与共的,我已经答应要做的妻子了,在未来很长很长的一段岁月里,我要和一起走下去,笑所笑,悲所悲。”

景倾歌声音哽咽,眼翦轻扇,又淌落了一道泪痕,“如果那晚没有发病,是不是就打算一直不和我说?”

“嗯。”季亦承直直的看她,如果可以,他宁愿她一辈子都不要知道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怕……”季亦承也哽了声音,甚至有些木然的摇了摇头,他怕所有未知的一切,怕他会带给她伤害,怕她会离开……

心脏深处的某个破碎缺口,又隐隐扯痛了一下,泛开钝钝的生疼,这种疼痛,在曾经的每个夜晚都疯狂的蔓延着。

……

景倾歌看不懂他此刻的眼神,可是又好像看得懂,她一直都知道他的不安,对任何事都狂傲冷冽,却唯独对于他们的爱情有着患得患失。

“季亦承,我说过,我不会离开。”景倾歌微微挽起唇角,眸眼坚定,“如今我知道生病了,我就更不会离开。”

季亦承心口酸涩,曾经他一度以为,这辈子他都不会哭的,更不会为了女人流泪,可是,眼前这个叫景倾歌的女孩,却让他一度落泪。

“倾宝儿,说的。”季亦承眼睛里泛开薄光。

“我好像没有和说,那天在米兰广场我许下的愿望是,要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
景倾歌更紧扣住了他的大手,交叠在一起的十指,还有那两枚相互映衬的钻戒,都铭记了此刻相爱一生的承诺。

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景倾歌一下子眼泪掉出来了,她从刚刚就一直忍着没哭,可是听到他的呢喃,她便再也忍不住。

真是个傻子,明明不是他的错,他只是生病了,谁都不想生病的,这几天她守着他的时候就在想,在过去的十几年里,他一个人默默承受着这一切,就算是再强大的心理承受力,也会觉得孤单难过吧。

她想起来他之前说,有她在身边,他就很少做噩梦了,她当时并没有在意,直到这几日才想通,所以他和她一样,在过去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他都夜不能寐,没办法深入睡眠,怕自己会突然发病,怕自己会伤害到自己亲近的人……

这个傻子!

什么都不和她说!

……

景倾歌轻轻抬手,覆在他扇红的脸颊上,眼睛里的湿意更加浓烈了,一颗颗滚烫的泪珠簌簌落下,砸碎在他的手背上,几乎要把他的手背给灼伤了。

季亦承肩膀微颤,湿润的眼睛里染着悲伤的颜色,就像个做了错事的小男孩,却带着些许的委屈,只给她一人看的委屈。

景倾歌嘴角一软,想要朝他笑,却发现自己笑得有些苦涩,可能笑得比哭还要难看,便不笑了。

“季亦承,为什么都不跟我说,生病了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季亦承喉口顿顿的动了一下,却有些哑然。

“还记得我上次和说的吗,相爱的人是要患难与共的,我已经答应要做的妻子了,在未来很长很长的一段岁月里,我要和一起走下去,笑所笑,悲所悲。”

景倾歌声音哽咽,眼翦轻扇,又淌落了一道泪痕,“如果那晚没有发病,是不是就打算一直不和我说?”

“嗯。”季亦承直直的看她,如果可以,他宁愿她一辈子都不要知道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怕……”季亦承也哽了声音,甚至有些木然的摇了摇头,他怕所有未知的一切,怕他会带给她伤害,怕她会离开……

心脏深处的某个破碎缺口,又隐隐扯痛了一下,泛开钝钝的生疼,这种疼痛,在曾经的每个夜晚都疯狂的蔓延着。

……

景倾歌看不懂他此刻的眼神,可是又好像看得懂,她一直都知道他的不安,对任何事都狂傲冷冽,却唯独对于他们的爱情有着患得患失。

“季亦承,我说过,我不会离开。”景倾歌微微挽起唇角,眸眼坚定,“如今我知道生病了,我就更不会离开。”

季亦承心口酸涩,曾经他一度以为,这辈子他都不会哭的,更不会为了女人流泪,可是,眼前这个叫景倾歌的女孩,却让他一度落泪。

“倾宝儿,说的。”季亦承眼睛里泛开薄光。

“我好像没有和说,那天在米兰广场我许下的愿望是,要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
景倾歌更紧扣住了他的大手,交叠在一起的十指,还有那两枚相互映衬的钻戒,都铭记了此刻相爱一生的承诺。

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景倾歌一下子眼泪掉出来了,她从刚刚就一直忍着没哭,可是听到他的呢喃,她便再也忍不住。

真是个傻子,明明不是他的错,他只是生病了,谁都不想生病的,这几天她守着他的时候就在想,在过去的十几年里,他一个人默默承受着这一切,就算是再强大的心理承受力,也会觉得孤单难过吧。

她想起来他之前说,有她在身边,他就很少做噩梦了,她当时并没有在意,直到这几日才想通,所以他和她一样,在过去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他都夜不能寐,没办法深入睡眠,怕自己会突然发病,怕自己会伤害到自己亲近的人……

这个傻子!

什么都不和她说!

……

景倾歌轻轻抬手,覆在他扇红的脸颊上,眼睛里的湿意更加浓烈了,一颗颗滚烫的泪珠簌簌落下,砸碎在他的手背上,几乎要把他的手背给灼伤了。

季亦承肩膀微颤,湿润的眼睛里染着悲伤的颜色,就像个做了错事的小男孩,却带着些许的委屈,只给她一人看的委屈。

景倾歌嘴角一软,想要朝他笑,却发现自己笑得有些苦涩,可能笑得比哭还要难看,便不笑了。

“季亦承,为什么都不跟我说,生病了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季亦承喉口顿顿的动了一下,却有些哑然。

“还记得我上次和说的吗,相爱的人是要患难与共的,我已经答应要做的妻子了,在未来很长很长的一段岁月里,我要和一起走下去,笑所笑,悲所悲。”

景倾歌声音哽咽,眼翦轻扇,又淌落了一道泪痕,“如果那晚没有发病,是不是就打算一直不和我说?”

“嗯。”季亦承直直的看她,如果可以,他宁愿她一辈子都不要知道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怕……”季亦承也哽了声音,甚至有些木然的摇了摇头,他怕所有未知的一切,怕他会带给她伤害,怕她会离开……

心脏深处的某个破碎缺口,又隐隐扯痛了一下,泛开钝钝的生疼,这种疼痛,在曾经的每个夜晚都疯狂的蔓延着。

……

景倾歌看不懂他此刻的眼神,可是又好像看得懂,她一直都知道他的不安,对任何事都狂傲冷冽,却唯独对于他们的爱情有着患得患失。

“季亦承,我说过,我不会离开。”景倾歌微微挽起唇角,眸眼坚定,“如今我知道生病了,我就更不会离开。”

季亦承心口酸涩,曾经他一度以为,这辈子他都不会哭的,更不会为了女人流泪,可是,眼前这个叫景倾歌的女孩,却让他一度落泪。

“倾宝儿,说的。”季亦承眼睛里泛开薄光。

“我好像没有和说,那天在米兰广场我许下的愿望是,要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
景倾歌更紧扣住了他的大手,交叠在一起的十指,还有那两枚相互映衬的钻戒,都铭记了此刻相爱一生的承诺。

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