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段视频中的直播

“谁谈爱不幼稚,难不成还要和老婆讲道理吗!”

吼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……荡气回肠……

瞬间,整个电梯里都安静了。

封赫,“……”硬生生被堵得一口气憋在喉咙里,匪夷所思的瞅着玄煜。

这男人……

“容容说是吧?”玄煜又咧着嘴笑看过来。

容离的脸已经红了,白嫩的耳廓都染上了一圈淡淡的粉色,果断装死没听见,就是不和玄煜的眼神对上,谁、谁是他老婆啊……!

“叮——”

恰好电梯到了一楼,门刚打开,容离头都没回就抬脚跑出去了,好像有谁在后面追她似的。

玄煜一愣,轻欸了声,

“容容等等我啊。”

追上去之前,玄煜还不忘记甩头斜觑了眼还在电梯里发懵的男人,那表情神态,要多傲娇就有多傲娇。

纯美童可可温婉迷人

封赫顿时读到一种“看看这个没情商的大傻/逼”的潜台词,一口气在喉咙里忍了又忍,终于发出来一个咬牙切齿的颤音,

“靠**!”

……

酒店前的白鸽广场。

玄煜已经把车开过来了,停靠在路边,够着脖子暗搓搓的偷瞄车门外还在告别的两个人,脑袋顶冒的酸气也越来越重。

“脸上的伤要赶紧处理一下。”容离一看见封赫肿成肉包的半边脸就忍不住回头瞪车里的男人。

玄煜,“……”容容刚刚是又瞪他了吗?(⊙o⊙)…

封赫轻笑着点头,

“好,等会儿我也开车回西雅图了,和玄煜到了他家就立刻让萧医生给检查身体,萧医生是医学鬼才,他一定会让健康好起来的,我也会时常给打电话或者发简讯。”

他微微侧过身迎在风口上,替她挡住了吹来的寒风。

容离也点了点头,

“记得去邻居Lisa太太家参加烤肉派对,她那天邀请我们了的,我放了她鸽子替我道歉。”

“好,Lisa太太不会责怪的。”封赫眼底的笑意更加温柔,这么美好善良的女孩,谁都不会忍心怪罪的。

封赫又接着说,

“我一直都知道对他的感情有多深,所以刚刚在楼上房间里我和玄煜全部都摊开了说了,小离,我确认过了,他对是真的死心塌地,所以,现在把交给玄煜,我很放心。”

封赫一顿,又想了几秒,突然表情一摆面露狠色,

“万一,我是说万一啊,玄煜敢欺负让伤心了什么的,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。

我这个当哥哥的立马从波士顿飞到墨西哥把他揪着脖子揍一顿!就算他是黑手党教父我也没带怕的!”

“没这个万一!”一道雄赳赳的男中音传过来。

封赫和容离一起转头,就看见玄煜靠在车门上,单手按着车顶,头顶“噌噌”冒着虎气,

“封赫,别挑拨离间啊!

我好不容易才追到手带回家的儿媳妇,要是我敢惹她伤心,第一时间冲出来把我撕成拖把布的一定是我妈咪,压根儿都轮不上。”

“噗……”容离忍不住一笑,封赫很满意的点头,“那挺好的。”

玄煜,“……”他没说错啊!

……

容离又看向封赫,眼翦微扇,忽然极轻极轻的叫了他一声,

“阿赫。”

You may also like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