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频有关播放器app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萧叔已经想到办法了,一定能戒得掉的。”

“真的吗?!”容离眉眼大亮。

看着她一下子欣喜急切的表情,一双亮晶晶的浅眸望着他流露着满满的期待祈盼,一瞬,玄煜目光狠狠刺痛了一下,强压下胸腔里逼仄的疼楚,轻轻点了下头,摸着她的脸笑得更加宠溺说,

“真的,萧叔很厉害的,他现在就在我家,明天我们一起回墨西哥,他一定有办法替戒毒。”

“我知道医鬼很厉害,全球医学界的传奇大神,可是……”容离语气一紧,突然变得有些焦躁,

“我身体里注射的毒品很特殊,和普通针剂冰毒不一样。”

这回轮到玄煜惊了,一脸紧张的锁着她,

“也知道吗?!”

“知道。”容离点了点头,然后才觉得有些不对,应该是他也知道吗?再一想就明白了,应该是医鬼检查出来了。

……

她舔/了舔嘴角,强扯了一抹想要安慰他的微笑,

纯净白衣少女妩媚动人

“又忘了我也是医生了,我自己的身体我怎么会不知道,而且阿赫也替我做过检查。”

“封赫?”玄煜敏锐的抓住她话里的重点,脸色一冷,危险的眯起眼睛,“他不是心理医生吗,怎么帮做检查?”

容离没太注意他说话的语气,解释说,

“其实阿赫本来是外科医生,医术很棒,但是他不喜欢上手术台做手术,所以才又去考了心理医师的执照。”

某二爷的脸已经泼油漆似的黑糊糊的了,容容当着他的面夸别的男人,不高兴!

玄煜又一拧眉,算了!现在不是吃醋的时候,最重要的是容容的身体!

某二爷又冷冷嗤了一声,漆黑的眸底一抹转瞬即逝的凌厉薄光,语气深长说,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……

容离依然没有察觉某男人的异样,忽然想起来,

“对了,阿赫还在酒店里等我,明天……”

容离还没说完,一抬头,就看见抵在眼前那张赫赫然放大的大便臭脸,俩眼冒凶光的恶狠狠瞪着她。

她就,“……”喉咙噎了。

“明天得和我一起回家!”玄煜虎着脸一喊,语气更酸溜溜得不行了。

容离一愣,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来,终于反应迟钝的感受到这男人满身狂飙的醋意,更觉得好笑的点点头,轻声说,

“我答应和一起回去,但是走之前,我得去见封赫一面,不光是因为他在等我,我也有话要和他说。”

玄煜唇捎紧抿,脸色更沉下去。

在他一无所知的整整十年时间,都是封赫一直陪在她身边照顾她,守护她,一同走过了她最狼狈最不堪的日子,可想而知,那个男人在容容心里的位置有多重要,甚至说至少在现在,容容对他的感情并没有对封赫的深。

但如果不是封赫,她这么些年一定熬不过来。

玄煜又狠狠皱了下眉头,沉沉呼吸一口气,沉默两秒,一开口语气就不自觉的放软了,

“那明天我陪一起去酒店找封赫。”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萧叔已经想到办法了,一定能戒得掉的。”

“真的吗?!”容离眉眼大亮。

看着她一下子欣喜急切的表情,一双亮晶晶的浅眸望着他流露着满满的期待祈盼,一瞬,玄煜目光狠狠刺痛了一下,强压下胸腔里逼仄的疼楚,轻轻点了下头,摸着她的脸笑得更加宠溺说,

“真的,萧叔很厉害的,他现在就在我家,明天我们一起回墨西哥,他一定有办法替戒毒。”

“我知道医鬼很厉害,全球医学界的传奇大神,可是……”容离语气一紧,突然变得有些焦躁,

“我身体里注射的毒品很特殊,和普通针剂冰毒不一样。”

这回轮到玄煜惊了,一脸紧张的锁着她,

“也知道吗?!”

“知道。”容离点了点头,然后才觉得有些不对,应该是他也知道吗?再一想就明白了,应该是医鬼检查出来了。

……

她舔/了舔嘴角,强扯了一抹想要安慰他的微笑,

“又忘了我也是医生了,我自己的身体我怎么会不知道,而且阿赫也替我做过检查。”

“封赫?”玄煜敏锐的抓住她话里的重点,脸色一冷,危险的眯起眼睛,“他不是心理医生吗,怎么帮做检查?”

容离没太注意他说话的语气,解释说,

“其实阿赫本来是外科医生,医术很棒,但是他不喜欢上手术台做手术,所以才又去考了心理医师的执照。”

某二爷的脸已经泼油漆似的黑糊糊的了,容容当着他的面夸别的男人,不高兴!

玄煜又一拧眉,算了!现在不是吃醋的时候,最重要的是容容的身体!

某二爷又冷冷嗤了一声,漆黑的眸底一抹转瞬即逝的凌厉薄光,语气深长说,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……

容离依然没有察觉某男人的异样,忽然想起来,

“对了,阿赫还在酒店里等我,明天……”

容离还没说完,一抬头,就看见抵在眼前那张赫赫然放大的大便臭脸,俩眼冒凶光的恶狠狠瞪着她。

她就,“……”喉咙噎了。

“明天得和我一起回家!”玄煜虎着脸一喊,语气更酸溜溜得不行了。

容离一愣,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来,终于反应迟钝的感受到这男人满身狂飙的醋意,更觉得好笑的点点头,轻声说,

“我答应和一起回去,但是走之前,我得去见封赫一面,不光是因为他在等我,我也有话要和他说。”

玄煜唇捎紧抿,脸色更沉下去。

在他一无所知的整整十年时间,都是封赫一直陪在她身边照顾她,守护她,一同走过了她最狼狈最不堪的日子,可想而知,那个男人在容容心里的位置有多重要,甚至说至少在现在,容容对他的感情并没有对封赫的深。

但如果不是封赫,她这么些年一定熬不过来。

玄煜又狠狠皱了下眉头,沉沉呼吸一口气,沉默两秒,一开口语气就不自觉的放软了,

“那明天我陪一起去酒店找封赫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萧叔已经想到办法了,一定能戒得掉的。”

“真的吗?!”容离眉眼大亮。

看着她一下子欣喜急切的表情,一双亮晶晶的浅眸望着他流露着满满的期待祈盼,一瞬,玄煜目光狠狠刺痛了一下,强压下胸腔里逼仄的疼楚,轻轻点了下头,摸着她的脸笑得更加宠溺说,

“真的,萧叔很厉害的,他现在就在我家,明天我们一起回墨西哥,他一定有办法替戒毒。”

“我知道医鬼很厉害,全球医学界的传奇大神,可是……”容离语气一紧,突然变得有些焦躁,

“我身体里注射的毒品很特殊,和普通针剂冰毒不一样。”

这回轮到玄煜惊了,一脸紧张的锁着她,

“也知道吗?!”

“知道。”容离点了点头,然后才觉得有些不对,应该是他也知道吗?再一想就明白了,应该是医鬼检查出来了。

……

她舔/了舔嘴角,强扯了一抹想要安慰他的微笑,

“又忘了我也是医生了,我自己的身体我怎么会不知道,而且阿赫也替我做过检查。”

“封赫?”玄煜敏锐的抓住她话里的重点,脸色一冷,危险的眯起眼睛,“他不是心理医生吗,怎么帮做检查?”

容离没太注意他说话的语气,解释说,

“其实阿赫本来是外科医生,医术很棒,但是他不喜欢上手术台做手术,所以才又去考了心理医师的执照。”

某二爷的脸已经泼油漆似的黑糊糊的了,容容当着他的面夸别的男人,不高兴!

玄煜又一拧眉,算了!现在不是吃醋的时候,最重要的是容容的身体!

某二爷又冷冷嗤了一声,漆黑的眸底一抹转瞬即逝的凌厉薄光,语气深长说,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……

容离依然没有察觉某男人的异样,忽然想起来,

“对了,阿赫还在酒店里等我,明天……”

容离还没说完,一抬头,就看见抵在眼前那张赫赫然放大的大便臭脸,俩眼冒凶光的恶狠狠瞪着她。

她就,“……”喉咙噎了。

“明天得和我一起回家!”玄煜虎着脸一喊,语气更酸溜溜得不行了。

容离一愣,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来,终于反应迟钝的感受到这男人满身狂飙的醋意,更觉得好笑的点点头,轻声说,

“我答应和一起回去,但是走之前,我得去见封赫一面,不光是因为他在等我,我也有话要和他说。”

玄煜唇捎紧抿,脸色更沉下去。

在他一无所知的整整十年时间,都是封赫一直陪在她身边照顾她,守护她,一同走过了她最狼狈最不堪的日子,可想而知,那个男人在容容心里的位置有多重要,甚至说至少在现在,容容对他的感情并没有对封赫的深。

但如果不是封赫,她这么些年一定熬不过来。

玄煜又狠狠皱了下眉头,沉沉呼吸一口气,沉默两秒,一开口语气就不自觉的放软了,

“那明天我陪一起去酒店找封赫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萧叔已经想到办法了,一定能戒得掉的。”

“真的吗?!”容离眉眼大亮。

看着她一下子欣喜急切的表情,一双亮晶晶的浅眸望着他流露着满满的期待祈盼,一瞬,玄煜目光狠狠刺痛了一下,强压下胸腔里逼仄的疼楚,轻轻点了下头,摸着她的脸笑得更加宠溺说,

“真的,萧叔很厉害的,他现在就在我家,明天我们一起回墨西哥,他一定有办法替戒毒。”

“我知道医鬼很厉害,全球医学界的传奇大神,可是……”容离语气一紧,突然变得有些焦躁,

“我身体里注射的毒品很特殊,和普通针剂冰毒不一样。”

这回轮到玄煜惊了,一脸紧张的锁着她,

“也知道吗?!”

“知道。”容离点了点头,然后才觉得有些不对,应该是他也知道吗?再一想就明白了,应该是医鬼检查出来了。

……

她舔/了舔嘴角,强扯了一抹想要安慰他的微笑,

“又忘了我也是医生了,我自己的身体我怎么会不知道,而且阿赫也替我做过检查。”

“封赫?”玄煜敏锐的抓住她话里的重点,脸色一冷,危险的眯起眼睛,“他不是心理医生吗,怎么帮做检查?”

容离没太注意他说话的语气,解释说,

“其实阿赫本来是外科医生,医术很棒,但是他不喜欢上手术台做手术,所以才又去考了心理医师的执照。”

某二爷的脸已经泼油漆似的黑糊糊的了,容容当着他的面夸别的男人,不高兴!

玄煜又一拧眉,算了!现在不是吃醋的时候,最重要的是容容的身体!

某二爷又冷冷嗤了一声,漆黑的眸底一抹转瞬即逝的凌厉薄光,语气深长说,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……

容离依然没有察觉某男人的异样,忽然想起来,

“对了,阿赫还在酒店里等我,明天……”

容离还没说完,一抬头,就看见抵在眼前那张赫赫然放大的大便臭脸,俩眼冒凶光的恶狠狠瞪着她。

她就,“……”喉咙噎了。

“明天得和我一起回家!”玄煜虎着脸一喊,语气更酸溜溜得不行了。

容离一愣,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来,终于反应迟钝的感受到这男人满身狂飙的醋意,更觉得好笑的点点头,轻声说,

“我答应和一起回去,但是走之前,我得去见封赫一面,不光是因为他在等我,我也有话要和他说。”

玄煜唇捎紧抿,脸色更沉下去。

在他一无所知的整整十年时间,都是封赫一直陪在她身边照顾她,守护她,一同走过了她最狼狈最不堪的日子,可想而知,那个男人在容容心里的位置有多重要,甚至说至少在现在,容容对他的感情并没有对封赫的深。

但如果不是封赫,她这么些年一定熬不过来。

玄煜又狠狠皱了下眉头,沉沉呼吸一口气,沉默两秒,一开口语气就不自觉的放软了,

“那明天我陪一起去酒店找封赫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萧叔已经想到办法了,一定能戒得掉的。”

“真的吗?!”容离眉眼大亮。

看着她一下子欣喜急切的表情,一双亮晶晶的浅眸望着他流露着满满的期待祈盼,一瞬,玄煜目光狠狠刺痛了一下,强压下胸腔里逼仄的疼楚,轻轻点了下头,摸着她的脸笑得更加宠溺说,

“真的,萧叔很厉害的,他现在就在我家,明天我们一起回墨西哥,他一定有办法替戒毒。”

“我知道医鬼很厉害,全球医学界的传奇大神,可是……”容离语气一紧,突然变得有些焦躁,

“我身体里注射的毒品很特殊,和普通针剂冰毒不一样。”

这回轮到玄煜惊了,一脸紧张的锁着她,

“也知道吗?!”

“知道。”容离点了点头,然后才觉得有些不对,应该是他也知道吗?再一想就明白了,应该是医鬼检查出来了。

……

她舔/了舔嘴角,强扯了一抹想要安慰他的微笑,

“又忘了我也是医生了,我自己的身体我怎么会不知道,而且阿赫也替我做过检查。”

“封赫?”玄煜敏锐的抓住她话里的重点,脸色一冷,危险的眯起眼睛,“他不是心理医生吗,怎么帮做检查?”

容离没太注意他说话的语气,解释说,

“其实阿赫本来是外科医生,医术很棒,但是他不喜欢上手术台做手术,所以才又去考了心理医师的执照。”

某二爷的脸已经泼油漆似的黑糊糊的了,容容当着他的面夸别的男人,不高兴!

玄煜又一拧眉,算了!现在不是吃醋的时候,最重要的是容容的身体!

某二爷又冷冷嗤了一声,漆黑的眸底一抹转瞬即逝的凌厉薄光,语气深长说,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……

容离依然没有察觉某男人的异样,忽然想起来,

“对了,阿赫还在酒店里等我,明天……”

容离还没说完,一抬头,就看见抵在眼前那张赫赫然放大的大便臭脸,俩眼冒凶光的恶狠狠瞪着她。

她就,“……”喉咙噎了。

“明天得和我一起回家!”玄煜虎着脸一喊,语气更酸溜溜得不行了。

容离一愣,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来,终于反应迟钝的感受到这男人满身狂飙的醋意,更觉得好笑的点点头,轻声说,

“我答应和一起回去,但是走之前,我得去见封赫一面,不光是因为他在等我,我也有话要和他说。”

玄煜唇捎紧抿,脸色更沉下去。

在他一无所知的整整十年时间,都是封赫一直陪在她身边照顾她,守护她,一同走过了她最狼狈最不堪的日子,可想而知,那个男人在容容心里的位置有多重要,甚至说至少在现在,容容对他的感情并没有对封赫的深。

但如果不是封赫,她这么些年一定熬不过来。

玄煜又狠狠皱了下眉头,沉沉呼吸一口气,沉默两秒,一开口语气就不自觉的放软了,

“那明天我陪一起去酒店找封赫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萧叔已经想到办法了,一定能戒得掉的。”

“真的吗?!”容离眉眼大亮。

看着她一下子欣喜急切的表情,一双亮晶晶的浅眸望着他流露着满满的期待祈盼,一瞬,玄煜目光狠狠刺痛了一下,强压下胸腔里逼仄的疼楚,轻轻点了下头,摸着她的脸笑得更加宠溺说,

“真的,萧叔很厉害的,他现在就在我家,明天我们一起回墨西哥,他一定有办法替戒毒。”

“我知道医鬼很厉害,全球医学界的传奇大神,可是……”容离语气一紧,突然变得有些焦躁,

“我身体里注射的毒品很特殊,和普通针剂冰毒不一样。”

这回轮到玄煜惊了,一脸紧张的锁着她,

“也知道吗?!”

“知道。”容离点了点头,然后才觉得有些不对,应该是他也知道吗?再一想就明白了,应该是医鬼检查出来了。

……

她舔/了舔嘴角,强扯了一抹想要安慰他的微笑,

“又忘了我也是医生了,我自己的身体我怎么会不知道,而且阿赫也替我做过检查。”

“封赫?”玄煜敏锐的抓住她话里的重点,脸色一冷,危险的眯起眼睛,“他不是心理医生吗,怎么帮做检查?”

容离没太注意他说话的语气,解释说,

“其实阿赫本来是外科医生,医术很棒,但是他不喜欢上手术台做手术,所以才又去考了心理医师的执照。”

某二爷的脸已经泼油漆似的黑糊糊的了,容容当着他的面夸别的男人,不高兴!

玄煜又一拧眉,算了!现在不是吃醋的时候,最重要的是容容的身体!

某二爷又冷冷嗤了一声,漆黑的眸底一抹转瞬即逝的凌厉薄光,语气深长说,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……

容离依然没有察觉某男人的异样,忽然想起来,

“对了,阿赫还在酒店里等我,明天……”

容离还没说完,一抬头,就看见抵在眼前那张赫赫然放大的大便臭脸,俩眼冒凶光的恶狠狠瞪着她。

她就,“……”喉咙噎了。

“明天得和我一起回家!”玄煜虎着脸一喊,语气更酸溜溜得不行了。

容离一愣,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来,终于反应迟钝的感受到这男人满身狂飙的醋意,更觉得好笑的点点头,轻声说,

“我答应和一起回去,但是走之前,我得去见封赫一面,不光是因为他在等我,我也有话要和他说。”

玄煜唇捎紧抿,脸色更沉下去。

在他一无所知的整整十年时间,都是封赫一直陪在她身边照顾她,守护她,一同走过了她最狼狈最不堪的日子,可想而知,那个男人在容容心里的位置有多重要,甚至说至少在现在,容容对他的感情并没有对封赫的深。

但如果不是封赫,她这么些年一定熬不过来。

玄煜又狠狠皱了下眉头,沉沉呼吸一口气,沉默两秒,一开口语气就不自觉的放软了,

“那明天我陪一起去酒店找封赫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萧叔已经想到办法了,一定能戒得掉的。”

“真的吗?!”容离眉眼大亮。

看着她一下子欣喜急切的表情,一双亮晶晶的浅眸望着他流露着满满的期待祈盼,一瞬,玄煜目光狠狠刺痛了一下,强压下胸腔里逼仄的疼楚,轻轻点了下头,摸着她的脸笑得更加宠溺说,

“真的,萧叔很厉害的,他现在就在我家,明天我们一起回墨西哥,他一定有办法替戒毒。”

“我知道医鬼很厉害,全球医学界的传奇大神,可是……”容离语气一紧,突然变得有些焦躁,

“我身体里注射的毒品很特殊,和普通针剂冰毒不一样。”

这回轮到玄煜惊了,一脸紧张的锁着她,

“也知道吗?!”

“知道。”容离点了点头,然后才觉得有些不对,应该是他也知道吗?再一想就明白了,应该是医鬼检查出来了。

……

她舔/了舔嘴角,强扯了一抹想要安慰他的微笑,

“又忘了我也是医生了,我自己的身体我怎么会不知道,而且阿赫也替我做过检查。”

“封赫?”玄煜敏锐的抓住她话里的重点,脸色一冷,危险的眯起眼睛,“他不是心理医生吗,怎么帮做检查?”

容离没太注意他说话的语气,解释说,

“其实阿赫本来是外科医生,医术很棒,但是他不喜欢上手术台做手术,所以才又去考了心理医师的执照。”

某二爷的脸已经泼油漆似的黑糊糊的了,容容当着他的面夸别的男人,不高兴!

玄煜又一拧眉,算了!现在不是吃醋的时候,最重要的是容容的身体!

某二爷又冷冷嗤了一声,漆黑的眸底一抹转瞬即逝的凌厉薄光,语气深长说,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……

容离依然没有察觉某男人的异样,忽然想起来,

“对了,阿赫还在酒店里等我,明天……”

容离还没说完,一抬头,就看见抵在眼前那张赫赫然放大的大便臭脸,俩眼冒凶光的恶狠狠瞪着她。

她就,“……”喉咙噎了。

“明天得和我一起回家!”玄煜虎着脸一喊,语气更酸溜溜得不行了。

容离一愣,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来,终于反应迟钝的感受到这男人满身狂飙的醋意,更觉得好笑的点点头,轻声说,

“我答应和一起回去,但是走之前,我得去见封赫一面,不光是因为他在等我,我也有话要和他说。”

玄煜唇捎紧抿,脸色更沉下去。

在他一无所知的整整十年时间,都是封赫一直陪在她身边照顾她,守护她,一同走过了她最狼狈最不堪的日子,可想而知,那个男人在容容心里的位置有多重要,甚至说至少在现在,容容对他的感情并没有对封赫的深。

但如果不是封赫,她这么些年一定熬不过来。

玄煜又狠狠皱了下眉头,沉沉呼吸一口气,沉默两秒,一开口语气就不自觉的放软了,

“那明天我陪一起去酒店找封赫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萧叔已经想到办法了,一定能戒得掉的。”

“真的吗?!”容离眉眼大亮。

看着她一下子欣喜急切的表情,一双亮晶晶的浅眸望着他流露着满满的期待祈盼,一瞬,玄煜目光狠狠刺痛了一下,强压下胸腔里逼仄的疼楚,轻轻点了下头,摸着她的脸笑得更加宠溺说,

“真的,萧叔很厉害的,他现在就在我家,明天我们一起回墨西哥,他一定有办法替戒毒。”

“我知道医鬼很厉害,全球医学界的传奇大神,可是……”容离语气一紧,突然变得有些焦躁,

“我身体里注射的毒品很特殊,和普通针剂冰毒不一样。”

这回轮到玄煜惊了,一脸紧张的锁着她,

“也知道吗?!”

“知道。”容离点了点头,然后才觉得有些不对,应该是他也知道吗?再一想就明白了,应该是医鬼检查出来了。

……

她舔/了舔嘴角,强扯了一抹想要安慰他的微笑,

“又忘了我也是医生了,我自己的身体我怎么会不知道,而且阿赫也替我做过检查。”

“封赫?”玄煜敏锐的抓住她话里的重点,脸色一冷,危险的眯起眼睛,“他不是心理医生吗,怎么帮做检查?”

容离没太注意他说话的语气,解释说,

“其实阿赫本来是外科医生,医术很棒,但是他不喜欢上手术台做手术,所以才又去考了心理医师的执照。”

某二爷的脸已经泼油漆似的黑糊糊的了,容容当着他的面夸别的男人,不高兴!

玄煜又一拧眉,算了!现在不是吃醋的时候,最重要的是容容的身体!

某二爷又冷冷嗤了一声,漆黑的眸底一抹转瞬即逝的凌厉薄光,语气深长说,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……

容离依然没有察觉某男人的异样,忽然想起来,

“对了,阿赫还在酒店里等我,明天……”

容离还没说完,一抬头,就看见抵在眼前那张赫赫然放大的大便臭脸,俩眼冒凶光的恶狠狠瞪着她。

她就,“……”喉咙噎了。

“明天得和我一起回家!”玄煜虎着脸一喊,语气更酸溜溜得不行了。

容离一愣,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来,终于反应迟钝的感受到这男人满身狂飙的醋意,更觉得好笑的点点头,轻声说,

“我答应和一起回去,但是走之前,我得去见封赫一面,不光是因为他在等我,我也有话要和他说。”

玄煜唇捎紧抿,脸色更沉下去。

在他一无所知的整整十年时间,都是封赫一直陪在她身边照顾她,守护她,一同走过了她最狼狈最不堪的日子,可想而知,那个男人在容容心里的位置有多重要,甚至说至少在现在,容容对他的感情并没有对封赫的深。

但如果不是封赫,她这么些年一定熬不过来。

玄煜又狠狠皱了下眉头,沉沉呼吸一口气,沉默两秒,一开口语气就不自觉的放软了,

“那明天我陪一起去酒店找封赫。”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萧叔已经想到办法了,一定能戒得掉的。”

“真的吗?!”容离眉眼大亮。

看着她一下子欣喜急切的表情,一双亮晶晶的浅眸望着他流露着满满的期待祈盼,一瞬,玄煜目光狠狠刺痛了一下,强压下胸腔里逼仄的疼楚,轻轻点了下头,摸着她的脸笑得更加宠溺说,

“真的,萧叔很厉害的,他现在就在我家,明天我们一起回墨西哥,他一定有办法替戒毒。”

“我知道医鬼很厉害,全球医学界的传奇大神,可是……”容离语气一紧,突然变得有些焦躁,

“我身体里注射的毒品很特殊,和普通针剂冰毒不一样。”

这回轮到玄煜惊了,一脸紧张的锁着她,

“也知道吗?!”

“知道。”容离点了点头,然后才觉得有些不对,应该是他也知道吗?再一想就明白了,应该是医鬼检查出来了。

……

她舔/了舔嘴角,强扯了一抹想要安慰他的微笑,

“又忘了我也是医生了,我自己的身体我怎么会不知道,而且阿赫也替我做过检查。”

“封赫?”玄煜敏锐的抓住她话里的重点,脸色一冷,危险的眯起眼睛,“他不是心理医生吗,怎么帮做检查?”

容离没太注意他说话的语气,解释说,

“其实阿赫本来是外科医生,医术很棒,但是他不喜欢上手术台做手术,所以才又去考了心理医师的执照。”

某二爷的脸已经泼油漆似的黑糊糊的了,容容当着他的面夸别的男人,不高兴!

玄煜又一拧眉,算了!现在不是吃醋的时候,最重要的是容容的身体!

某二爷又冷冷嗤了一声,漆黑的眸底一抹转瞬即逝的凌厉薄光,语气深长说,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……

容离依然没有察觉某男人的异样,忽然想起来,

“对了,阿赫还在酒店里等我,明天……”

容离还没说完,一抬头,就看见抵在眼前那张赫赫然放大的大便臭脸,俩眼冒凶光的恶狠狠瞪着她。

她就,“……”喉咙噎了。

“明天得和我一起回家!”玄煜虎着脸一喊,语气更酸溜溜得不行了。

容离一愣,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来,终于反应迟钝的感受到这男人满身狂飙的醋意,更觉得好笑的点点头,轻声说,

“我答应和一起回去,但是走之前,我得去见封赫一面,不光是因为他在等我,我也有话要和他说。”

玄煜唇捎紧抿,脸色更沉下去。

在他一无所知的整整十年时间,都是封赫一直陪在她身边照顾她,守护她,一同走过了她最狼狈最不堪的日子,可想而知,那个男人在容容心里的位置有多重要,甚至说至少在现在,容容对他的感情并没有对封赫的深。

但如果不是封赫,她这么些年一定熬不过来。

玄煜又狠狠皱了下眉头,沉沉呼吸一口气,沉默两秒,一开口语气就不自觉的放软了,

“那明天我陪一起去酒店找封赫。”

You may also like...